页面载入中...

【老师把我头伸到裙子里】伊朗外长:特朗普7个月前就授权暗杀苏莱曼尼

老师把我头伸到裙子里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我去意大利的时候,邀请方给我安排了一个特别的活动,让我去维罗纳地区的一家精神病医院和一群精神病患者进行一场文学对话,就是莎士比亚的《维洛那二绅士》里的那个地方。邀请方给我安排的翻译很紧张,不过她看上去还是比较镇静。她开车来旅馆接上我,在去精神病医院的路上她说了几遍“这真是一个奇怪的活动”,她说院方保证参加活动的都是没有暴力倾向的精神病患者,她这话是在安慰我,不过听上去更像是在安慰她自己。我开玩笑说,院方保证的只是过去没有出现过暴力倾向的,并不能保证今天不出现。她听后“啊”的叫了一声,然后又说“这个活动太奇怪了”。我们来到精神病医院的门口,应该是监控摄像头看到了事先登记过的车牌号,大铁门徐徐打开,我听到机械的响声。车开进去后我看到了一个很大的花园,里面有几幢不同颜色的建筑,我们在最大的那幢前面停下,我心想这应该是主楼。

  我们先去了院长办公室,院长是一位女士,她握着我的手说,你能来我们太高兴了。然后她请我们坐下,问我们要咖啡还是茶,我们两个都要了咖啡。喝咖啡的时候,院长说每年都会有一位作家或者艺术家来这里,她说病人们需要文学和艺术。院长问我,你在中国去过精神病医院做演讲吗?我说没有。

  喝完咖啡,我们去了一个会议室,里面坐了三十来个病人。我们走到里面的一张桌子后面坐下,面对这些病人,院长站在我的左侧,就像其他地方的文学活动一样,院长介绍了我,我不记得当时这些病人鼓掌了没有,我的注意力被他们直勾勾看着我的眼睛吸引了过去,院长说话的时候我拿出手机拍下了他们,我感觉他们的目光铁钉似的瞄准了我的眼睛,好在后面没有榔头。院长介绍完就出去了,会议室的门关上以后,我注意到一个强壮的男人站在门那边,用严肃的眼神审视屋子里的病人,他没有穿白大褂,我心想他不是医生,可能是管理员。

老师把我头伸到裙子里

  “他是一个非常高端的诗人,我个人认为,在台湾,余光中先生当然是不如他的。”这只是二者之间的比较,实际上,杨宗翰对余光中也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很遗憾的是,两位先生同年出生,然后几个月内相继去世,加上昨天离开的李敖先生,我感觉一个时代就过去了,像翻书一样,这个历史翻得太快,让我们年轻一辈有点措手不及,我们只能怀着最深的哀思和哀悼来看待这个事情。”

  台湾新生代诗人杨书轩则对澎湃新闻记者说,对于洛夫,台湾年轻一代诗人的评价可能要高于余光中,主要也是因为余光中“后来太弱”。但是他也坦言,“因为洛夫靠诗,没像余光中话题一堆,所以和年轻世代是有所断裂的。”

admin
【老师把我头伸到裙子里】伊朗外长:特朗普7个月前就授权暗杀苏莱曼尼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