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非遗中国:装泥鱼习俗

  他们中绝大多数是独生子女,伴着商品经济从青涩到成熟,互联网从新生儿到巨无霸,中国从追赶者到焦点玩家。他们头脑中原本塞满许多宏大叙事,又被生活细碎的流水冲刷,替换成房子、车子、婚姻、孩子、友情这类事情。他们内心可能依然清澈,外在却已备受考验。有钱吗,会秃吗,会胖吗,还有真爱吗,未来会更好吗?他们三十岁了,头顶已无人庇护,脚下却沾满泥土,开始像模像样的焦虑。而生于70年代的人,已经过四奔五,生命的不惑与时代的急剧变化所带来的矛盾冲突,也让他们在滚滚红尘中,不知何去何从。人生三四十,是我们一生中最辉煌的十年吗?”

  在嘉宾对谈环节,春晓从女性视角展开分享:“我已经四十多岁了,回首看自己的过往,二十多岁的我忙着讨好异性,想让喜欢的男孩子喜欢我;三十多岁的时候,我开始想更多地讨好世界,证明自己生命独立存在的价值;等到了四十多岁,我才意识到讨好自己比讨好别人更重要,要让自己生活过得更轻松。接受自己的衰老,接受自己的皱纹,如果一个人天天活在沮丧和嫉妒的那种日子里,那对他来说什么都是一种虚像。我从小到大都因为长得不够漂亮而自卑,我真正的不焦虑是不再讨厌自己的容貌,与自己的内心达成和解”。刘少华也分享了他在人生三十岁到来之际的男性焦虑,从生理体力到面容精力再到内心深处的天赋焦虑和理想动摇,从背叛内心的职业信仰到焦虑迷茫再到寻回自己,不断突破,“要学会用两个肩膀挑起自己,一方面是职业的你,在职业上,做任何事情都要用尽全力,能做到100%,绝对不付出90%;另外一个肩膀是在职业做到100%之外,你内心真正热心的理想和事业,需要用另一个肩膀挑起来,并要接受为此而付出的代价,时间的代价、身体的代价等。”

  在现场互动环节,数十位观众踊跃分享了自己的人生当下困惑与焦虑,有的是人生历经生死沉浮,事业大起大落,有的是从体制内到自主创业面对的各类挫折,有的则是平凡日程生活里的家庭困境……但所有的嘉宾与观众都在真实、坦荡的分享中开启了一次匆忙人生中心灵的愈合与休憩。

  1977年萧逸举家迁美定居洛杉矶,赴美后他的著述体裁、题材均较为广泛,其中以杂文专栏最多,计近千篇。他还编撰过约15集的电视剧本,内容包括文艺、侦探、武侠、历史古装、神怪故事等。他的散文作品也有数百篇之多。自1993年起,萧逸出任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的创会会长,后任荣誉会长。

  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的讣告中称:“萧逸先生的文学成就曾经影响了数以千万计的华文读者,他笔下的人物在中国大陆、台湾、香港和东南亚等地和世界各地的华文读者中深入人心。”2009年4月,中国现代文学馆还曾专程邀请萧逸由美返国,为其著作、书信等手稿举行捐赠仪式,这些作品将在中国现代文学馆永久保存。 

  据悉,自萧逸上月入院治疗以来,其妻萧刘美清始终随侍在侧,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长子萧培宇、次子萧培寰、三子萧培伦和孙子孙女等家人都在病房里陪伴,他是在亲人温情的环绕下安详辞世的。讣告最后写道:“他一生热爱中国文化,以身为中国人而自豪!他的辞世是世界华语文学和中国文学的一个无法弥补的巨大损失!我们沉痛哀悼萧逸先生的辞世,将与大家一起永远缅怀他的高尚人格品质,发扬他灿烂的文学成就!我们诚挚地向家属表达慰问,希望家属节哀保重!”

admin
非遗中国:装泥鱼习俗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