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朱德庸和父亲的童年在苏州联结

  曾为王小波大哭一场 

  “我第一次买书是小时候当兵的时候,是一本王云五的字典。当时花了很大的工夫去背字典。结果工夫都白花了,因为中国的汉字要成句才好记。后来部队到了广州,我买了大量的书,见到书就买。当时已经是解放军的天下了,我买了一本《马克思主义与文艺》,我几乎能背下来。”1954年,黄永厚到了中央工艺美院读书,那个时期黄永厚买的书也打上了当时时代的烙印。 

  “一到北京,我就买了一本余秋雨批判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书,还买了别林斯基选集,看了这些书,知道苏联有几个斯基都了不起。那时候我基本上就不买美术方面的书。这些书我一直保存到‘文革’,结果成了我的罪状。”黄永厚的罪状之一是说“洛蒙罗索夫是伟大的诗人。”黄永厚为此一头雾水:“洛蒙罗索夫是谁啊?我没有看过他的书啊!”一问才知道,洛蒙罗索夫是俄国的大化学家,批判黄永厚的那些人把洛蒙罗索夫和莱蒙托夫给弄混了。 

  1956年,从中央美院毕业之后,黄永厚到了广州。在那里,“我买了一套中学文学课文。从初中到高中,一直从诗经讲到鲁迅。 

  “接班”团伙也被判

  刘垦地区一共打掉了两个恶势力犯罪团伙,分别是“刘家老年协会”及其“接班”的刘某国犯罪团伙。2019年10月16日,刘某国恶势力犯罪集团13名成员已被一审公开宣判,分别判处有期徒刑5年10个月至8个月不等刑罚。

  为什么会出现“接班”的情况?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注意到,2019年10月,《鹰潭日报》发文提到,刘姓是刘垦地区的大宗族,多年来,由于各种原因,党委有时开展工作必须考虑宗族势力,一些政策、决定得不到落实,导致群众对场党委缺乏信任,有事不请政府,而是请宗族势力出面摆平。

admin
朱德庸和父亲的童年在苏州联结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